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秀作品 > 记叙文
优秀作品

篱笆

编辑时间:2015-06-25 15:06:21   点击量:1677次


参加工作后,有些岁月没有回乡了。时至今日,也是好几个年头有余。前些日子,因为探亲所需,回了故乡一趟。故乡和梦中的一样,沉淀着一份厚重的思念与情怀,路还是那些路,山还是那些山,水也还是那些水,就连秋日里地里剩下的那些玉米桩和零零落落堆着的玉米杆儿都还是熟悉的味道,和回忆里的一切都一样。唯独当初围着老屋的那道篱笆早已不见了踪影,就连打下的篱笆桩留下的土坑也随岁月湮没。若非那道篱笆于我来说记忆深刻,恐怕我也会遗忘曾经陪伴着我成长的这道篱笆。

如果记忆没有错,七岁那年,爷爷花了两三个月的时间上山砍桩、割条,零零碎碎一捆一捆地把篱笆的桩,木条背回家。爷爷清早就出了门,到傍晚时刻才回的家。那时,总能听到爷爷苍老而沉厚的声音在朗头叫唤着我,听到声音的我拿着弯刀踩着泥路跑向爷爷,待爷爷放下木条,拆了绑木条的线儿,就开始跟着爷爷修剪木条的枝丫。

爷爷是老共产党员,新中国成立后成为了村里的大队长,带领过大家搞过生产。听爷爷说,那些年,整队的人在山上种植的时候,他就喜欢吼上几句歌谣,大家听闻后便乐得哈哈笑,然后干活儿卖力了,年底一看,家家户户公分都集得满满的。于是,爷爷多年来干活儿的时候,还习惯吼上几句。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爷爷的歌声宛如落地的钢镚穿透着村里的家家户户,嘹亮中有些我读不懂的沧桑。只是在不久的岁月里,爷爷在模糊的记忆中远离——爷爷过世了。

爷爷走了,但他生前修筑的那道篱笆还在矗立着。只是风吹日晒下,篱笆开始有些破败。父亲不忙活儿的时候,会上山去捡些树枝缝缝补补。中学的时候,每次从县城回家,我都会顺道在山路里捎上几根木条,给父亲闲时修补篱笆。篱笆在父亲的维护下依旧坚固无比,刮风下雨还手拉着手凝视着老屋。

父亲把篱笆周围的土刨松,种上些白菜、黄瓜、葱什么的。每逢白菜成熟的季节,深褐色的篱笆周围就会有一道亮丽的绿色,黄瓜藤缠绕在篱笆上,藤上接出大大的黄瓜。开学要回校的时候,父亲就会在篱笆周围挖上一兜白菜,扯下几棵葱煮上一大碗满满的面条给我吃才送我到门口等车。行前父亲还塞给我一个大大的嫩嫩的黄瓜,叮嘱我路上口渴了可以嚼几口。

一年大雨,风把篱笆吹倒了一面,雨停后父亲邀着我跟着他去捡木条补篱笆。我给父亲说倒了就倒了吧,不补也无妨。不如干脆把其他的也推到,这屋子还落得个清净呢。父亲没有理会我,只是一个劲儿的钉桩,编条儿。嘴里的烟斗里冒着袅袅青烟,伴随着青烟的还有父亲哼唱着的小曲儿:“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

后来,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就再也没有回乡居住了。逐渐年迈的父母也迁居他方,篱笆再也无人修理维护了。风吹日晒雨淋后,当年爷爷钉下的桩歪的歪,倒的倒。那些木条儿也随着爷爷安睡在地上,慢慢的与大地融为一体。父亲曾种下过的白菜、黄瓜、葱什么的,也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空留一片狼藉与落寞陪伴着那栋同样无人修缮的老屋,相依相偎着。

杨健写于20156

联系我们

教学部联系电话

办公室:0851—85824969
杨老师:18084359693

市场部联系电话

办公室:0851—88226699

QQ\邮箱

QQ: 2930857051
邮箱:2930857051@qq.com

联系地址

地址:贵阳市中山西路64号综合楼6楼

QQ在线客服

  • 在线咨询
  • 在线咨询
  • 在线咨询
  • 在线咨询
  • 在线咨询